微 量 海 水

那是我们永远在黎明到来之前的凌晨里互相抚慰,颈肩遍布鲜红和青紫。长久的喘息和呢喃之后嗓音趋于沙哑。之后的每一个即将被阳光吞噬的黑夜里我都会想起你模糊但明亮的眼睛。
仅仅是呼吸。内脏就仿佛要开裂了啊。
他们都在祈祷期待庆贺初春的黎明。可是。我就是生长在漆黑冬日的午夜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