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量 海 水

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像翻涌奔腾而来的洪潮被生生截断,风平浪静毫无破绽的是我的皮囊,澎湃汹涌势不可当的是平息不了的想你。泡沫是你。礁石是你。海岭是你。一切可望而遥不可及的都是你。

无法自持地,在这个一平米见方的,充斥满白色的空间里。无数次冲撞却依然框死如同监牢的教条与规则中,你是唯一的鲜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