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量 海 水

晨昏线有七种画法,我会解每一种却依然无法与你一同迎来黎明。

我不在的时候是否有人代替我拥抱你。我带着强烈的嫉妒渴望着那个人是我,可是我们的距离依然如此遥远。

江对面有人放烟花。手忙脚乱掏出手机之后烟花已经消散于黑暗。

电波彼端你的声音失真,感受不到气息的温热与潮湿,和你胸腔的微小震动。紧握这一丝一点的慰藉不敢松开。圆形的红色按钮是世界的再一次坠落。

我们所在的星球始终倾心于一颗星辰,以至于它认为这颗星辰就象征无尽的北方以北。指引着对我而言你的方向的星辰。你也在仰望它吗。

在因痛楚醒来眼眶湿热的夜里,温习唇舌间你的柔软的记忆

一切惨不忍睹的过往都由你覆盖。以你的碎屑筑巢。试图填补可怕的空洞却依然透风。冷。

牙齿透过皮层挤压血管漾出紫红色的涟漪,终有一天在我无法触碰的某处重归平整毫无痕迹。

正因为这具身体有过互相紧合镶嵌的曾经,剥离之后空气的透明才越发蔚蓝。

我好想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