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量 海 水

很快了……就可以见到你了呀。
久旱逢甘霖,水珠是会在干涸皲裂的土地上先是聚集成巨大的纯净团块,然后才缓慢下渗进燥热的深处,再后来,湿润了的土壤才如饥似渴,疯狂吸收能拥有的一切微小波漾。
这么丑陋的土壤……不想让你看见啊……

试以叔本华阐释芥川龙之介。

因为早上把昨天的中饭早饭都吐了……所以两天来的进食量是一瓶ad钙奶和五口西瓜【。
因为有你,所以我想好好活下去。

白色的浪。你和我。

甚至是年少无知时的爱恋。在时光消磨尽少年无知之后,安葬。

是从心里飞出来的候鸟。每一片羽毛都成型于血管,啼鸣出赤色奔流间的涛声,真挚的带着血肉躯壳之内的温度。从这片血液里脱胎,去你心里换骨。温度交融,涛声交融。

自远方更远而来的远风赠与我的黑翅膀。梦境里的鸽子与青铜。

那是我们永远在黎明到来之前的凌晨里互相抚慰,颈肩遍布鲜红和青紫。长久的喘息和呢喃之后嗓音趋于沙哑。之后的每一个即将被阳光吞噬的黑夜里我都会想起你模糊但明亮的眼睛。
仅仅是呼吸。内脏就仿佛要开裂了啊。
他们都在祈祷期待庆贺初春的黎明。可是。我就是生长在漆黑冬日的午夜啊。

被周围的女孩子说了太颓废之后意识到我还是那个样子,剪掉长发剃回男式学生短发然后过了几个月长了又没修,就这样只有上课的时候才勉强看得见眼睛,其余时候就都是这样蓬乱的长发挡掉大半张脸露出黑色眼镜框的下半部分,穿一身粘着洗不掉的谜一般的污迹的蓝黑色校服,拉链拉到最上还要把帽子掀起来,里面衣服的袖子拉长包住手掌,这样团在教室最后面靠门的角落,周围一圈都是堆放满杂物的空桌,一整天都不起来挪动一下,几乎长成一团菌类。

就这么腐烂的话,会很恶心吗。





你会讨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