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量 海 水

私人日常胡乱叨逼
偏激/颓废/白莲花发言均有可能
谨慎关注

千年鱼出现在一个夏末的午夜。当时我在熬夜敲字,它从我敞开的窗口游进来,吃掉了我放在电脑边上的一块柚子皮。
我一开始没注意到它,后来突然间发现它就在我手边优哉游哉地浮空。我头皮一炸,整个人在惊吓中紧绷僵硬,看着它游来游去之后又回去啃食剩下的柚子皮。我就这么静止地盯着它,直到半个小时后它终于满意地游出我的窗口,留下一点点柚子的残渣。在放松下来之后我才感觉自己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梦境,然后决定立即关掉电脑,上床睡觉,坚信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发现自己只是因为缺乏睡眠产生了幻觉,或者根本就是一场逼真的梦。
千年鱼没有放过我。第二天半夜它继续造访,发现今天的我没有柚子皮之后非常泄气,在我的电脑屏幕前徘徊了将近十分...

2018-11-16

亲吻您,晚安。

2018-11-13

长生花很喜欢听我讲故事,偏偏我又不擅长讲故事,就只好讲一些狗血老套的故事给它,比如说把我看过的漫画和小说之中的情节胡乱拼凑在一起,逻辑混乱得我自己都经常讲不下去,偏偏长生花还听得津津有味。

我说,我真的不会讲故事。我说出来的话自带相声加成,不论是怎样的故事从我嘴里说出来都传大不了它原本承载的感情。有些时候我直接拒绝为它讲故事,因为我觉得听我讲烂故事还不如不要听。

长生花妥协了一些。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妥协,它完全可以去找其他人,万一能遇到擅长讲故事的人呢,或者其他人会努力改进他们讲出来的故事。总之,换作另外任何一个人都会比我做得好。

我替长生花感到不值,一面觉得自己这样掖着藏着是在浪费它的...

2018-11-13

我将赋予你爱和真实,赋予你即将面对的来自生活的无尽苦难,赋予你理想之后看着你被现实打磨摧残,带着你身临其境地感受这人间。

2018-11-05

      不过是漫长生命里微不足道的一个拐弯,就像浩瀚宇宙里某颗星球的某场局部寒潮。转过身去,他还是漂泊在春华秋实烟火玫瑰里的诗人,虔诚描绘每一场别人的生生死死,装作看不见自己心里那只冻僵之后碎成齑粉的白蝴蝶。

2018-09-11
1 / 4

© 微 量 海 水 | Powered by LOFTER